本文作者:老哥网赚

互联网时代,如何理解时间的商业价值?

老哥网赚 7个月前 ( 05-09 ) 646
互联网时代,如何理解时间的商业价值?摘要: 编辑导语:如今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很多时候产品对于用户的留存时间更加在意,比如会利用一些机制让用户留存的更久,发挥更大价值,产生变现等等;本文作者分享了关于互联网时代对于时间的商业价...

编辑导语:如今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很多时候产品对于用户的留存时间更加在意,比如会利用一些机制让用户留存的更久,发挥更大价值,产生变现等等;本文作者分享了关于互联网时代对于时间的商业价值的思考,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时下,追逐用户时长似乎成为了互联网产品间的一种竞争默契,用户时间俨然成为了产品商业价值度量的通用尺度。

有人很早就说过:时间就是金钱。如果这句话成立,那么,时间到底创造了什么价值,会让它与金钱挂钩?如何度量这些价值?这些价值又如何变现成金钱?以下是我最近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与梳理。

01 时间价值的二维性

我们首先来看一下“商品、货币、时间”这三者的关系。马克思《资本论》指出:商品的价值量是由生产该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也就是说,首先是劳动者的时间创造了商品,商品价值可以换算成金钱,这样时间就等于金钱了。

如果说时间就是金钱,可以再发散一下,我们将时间投入到一件事物上,这个事物本身就得到了我们的投资。比如学习这件事情,我们投入时间,就会让自己的认知或技能提升,让自己变得更值钱,打工人就能将自己“卖”个好价钱。

给自己做时间投资虽然能够提升个人价值,但带有一定局限性,因为人不可复制。从规模化经济的角度,时间价值主要是通过作用到商品上体现,因为商品可以被大规模复制。

回到时间价值的角度,当它与商品价值挂钩后,对应的商品价格就可以用来衡量时间价值。但这里会有个问题存在:在现实的商品流通中,有些商品价值对应了劳动时间价值,有些却对应不上。

比如:一个劳动者投入一个小时生产了一个产品,假设劳动力成本是100元,定倍率是1,即产品定价100元,没有溢价售卖。一个消费者花了100元买了这个产品,商品流通完毕。从时间创造价值的角度,可以得到这样一个最简化的公式:

1小时劳动价值=1个产品价值=100元

但在现实商品流通中,往往需要做营销推广才能找到目标消费者。假设营销费用是30元,为了平衡成本不亏本,将产品价格调整为130元,那么这个公式就变为了:

1个产品价值+营销费用=100元+30元=130元

一款标价130元的产品卖给消费者,如何解释它的全部商业价值?如果按劳动创造价值的逻辑,100元的价值是工人劳动创造的,那么这30元的价值是谁创造的?

显而易见的是,这30元的价值并不是生产侧的劳动力创造的,而是在流通侧产生的,且它也代表了一种商业价值,贡献了GDP。那么我们将视角转移到流通侧,从消费者角度,进一步挖掘它的价值来源。

还是回到时间价值的原点,因为时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是通过人的意识行为创造了价值,人是意识与行为的合体。比如说做梦的时候,时间就不产生价值,因为人没有产生意识行为。除非你能像印度的一位神奇数学家拉马努金一样,从14岁就开始做梦,一生梦到了3900个数学公式,创造了巨大价值。

在早期的资本主义市场中,商品经济更多指向劳动力商业化,即劳动创造价值。其实无论是互联网经济,还是传统经济,劳动创造价值的逻辑都没有本质改变过,只不过互联网时代生产的商品变为了数字化的商品,比如电子书、流媒体音乐等。

从意识行为的角度出发,意识最早并没有被单独剥离出来进行商业化,而是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被逐渐挖掘。

从消费侧看,人们看到的信息对消费行为有重要的影响。比如我们到了饭点看到美食图片会饿,会找图片上的这家餐厅吃饭,这个图片就会带来商业价值。于是在1630年的巴黎,一个医生开设了一家前所未有的商店,任何人只需花3个苏(法国古铜币),就可在商店门口贴出一张广告,内容随便,这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广告公司。

广告为什么可以作为产品售卖?因为它通过媒介载体聚合了用户注意力资源,引导了用户意识并进一步产生消费,带来了商业价值。

因此,我们能够得到一个与劳动力资源对标的价值创造逻辑:注意力资源在流通侧被媒介挖掘与生产,产生商业价值并售卖给了生产侧的客户。

回到上面的问题,30元对应的商业价值其实不属于劳动力价值范畴,它是注意力资源的产物,并且在流通中往往作为成本发生。

从这个角度出发,劳动力价值与注意力价值就代表了二维性的时间价值。由此,也基本能将互联网经济(事实上传统经济也是如此)划分为两类:一类是流量经济,属于注意力资源变现,主要靠商业广告盈利;一类是商品经济,属于劳动力资源变现,主要靠用户产品盈利。

进一步说下流量经济,什么是流量?流量资源其实就代表了注意力资源,互联网媒介就是靠销售注意力资源(即广告)来盈利,或者通过流量直接售卖商品。总之要先有流量,这就是为什么说互联网是一门流量生意的原因。

02 时间价值的度量

从时间价值的二维性角度,我们锁定了时间带来的两种价值:劳动力价值、注意力价值,分别对应了商品与广告。那么在不考虑价格的前提下,如何分别找到一种通用规则来度量这两种价值呢?

从劳动力价值看,不同水平的劳动力带来了不同的劳动效率,且增加劳动时长意味着增加劳动产出。因此说劳动力价值度量的时候,至少是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劳动效率,一个是劳动时长,两者共同决定了劳动价值,可以以下公式度量:

劳动价值=劳动效率*劳动时长

这里,劳动效率是一个度量基础,即单位时间的价值产出。可以理解为个体劳动、组织协作的效率,也可以理解为工业生产的效率。进一步展开,更好产品的出现,核心还是因为劳动效率的提升,带来了更高的价值产出效率。

如何理解呢?如果说互联网是一场技术革命,不仅仅作用在信息传递效率,对于劳动效率的提升也发挥了巨大作用。同样做一款产品,新技术使得你的成本降低,或者单位时间产量更高,或者能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产品体验,你就能够创造更高的市场价值,互联网产品的创新几乎都遵循以上逻辑。

从注意力价值看,如何度量广告价值?从用户与广告的关系来看,主要存在两大类广告:搜索广告与展示广告。

搜索引擎本质上是一个反用户时长的产品,它的目的是让你尽快找到答案,因此决定广告价值的主要是query规模与精准度。

重点说下展示广告,它往往是以媒体或者各类用户产品为载体,因此用户时长首先是一个价值度量因素,那么是否意味着单方面追逐用户时长,产生的广告价值就越大?显然不是。我们同样花一小时时间在抖音与爱奇艺上,带来的广告价值就大不相同,抖音的广告价值要大大超过爱奇艺。一样的时间,为什么会带来不一样的价值?

还是要回到注意力资源上,真正能够变现的用户注意力,是媒介加载的广告内容,而不是媒介本身。并且从广告生存的角度,它喜欢颗粒度更小的内容环境,因为更小颗粒度的内容意味着用户更快的注意力切换频率,使得广告加载带给用户的突兀感降低,从而能够制造更多的广告库存。在不考虑精准度的前提下,对于单个用户来讲,他产生的广告价值可以用以下公式度量:

广告价值=加载效率*用户时长

在这里,加载效率与加载率(Ad load)不一样,加载效率是指单位时间内加载的广告数量,加载率是指人均广告与内容条数的比值。同样的加载率,颗粒度小的内容,加载效率高。比如,一款短视频产品在使用过程中,平均每10分钟能够加载5个广告,那么一个用户呆在平台上1个小时,就能够加载30个广告。而同样的时长内,中长视频平台可能只加载了10个广告。

因此说,如果一个产品能够支撑理想的广告加载效率,且有充足的用户时长,就会带来更高的商业价值。

从现实商业环境看,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几乎都是跑在以上两个公式中,真正掌握了企业价值来源,形成了核心竞争力,开启了规模化的变现之路。

03 时间价值的变现

在传统经济时代,时间价值的两个维度存在于两个平行的世界,商品(代表劳动力价值产出)跟广告(代表注意力价值产出)是两个很少有交叉的领域,很少出现在同一家公司同时经营。

并且这个时期的市场由劳动力价值主导,头部公司基本都是消费品及制造行业;比如可口可乐、宝洁、福特汽车、诺基亚等。而广告资源受到物理世界的空间与时间的限制,业务体量难以与商品公司相比。

在互联网经济时代,注意力资源因为摆脱了时空限制,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规模,流量成为了一个商业化变现的基本盘;比如被大家熟知的顶流平台,他们从自己的维度几乎垄断了用户注意力,具备了将广告与商品合二为一经营的能力。这样的公司包括了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老牌互联网巨头,以及抖音,快手等新生代公司。

我们可以相对容易的单独理解商品变现与广告变现,但对于广告与商品并行变现的多元化业务,难度就会加大。公司往往会综合考虑产品形态、产品调性、用户体验等因素,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去建立合理的变现模式。那么对这种多元化变现,我们如何建立一个通用的辨识视角呢?

这里有一个视角:变现锚点。在互联网公司,广告价值很多时候都作为一个变现锚点出现。对于他们来讲,流量是一个基本盘,从变现的角度,公司要做选择题,是选择广告变现,还是选择商品变现(即广告外的多元化业务),或者如何调整各类业务占比,锚定广告可以提速变现决策效率。

尤其对于展示广告,无论公司选择当下变现或者未来变现,广告价值都会被进行评估。粗暴点说,公司要赚钱啊,如果卖广告就能盆满钵满,那我就优先卖好广告,否则我就要卖点别的产品,总之要赚到尽可能多的钱,让流量尽其用。

来看下面的图:

互联网时代,如何理解时间的商业价值? 第1张

以上为示意度量图,阴影面积代表了广告价值大小,对应数值并非绝对准确。

下面以广告价值为变现锚点,分析几类典型的变现模式:

第一种:高加载效率*高用户时长

代表产品就是抖音,抖音因为偏媒体公域属性的内容环境,加之小颗粒度的短视频内容环境,造就了超高的加载效率,广告整体价值很高,也使得广告成为了抖音前期商业化变现主力。

相比同类型产品快手,因为偏私域社交属性,使得快手商业化前期不轻易提升加载效率,整体侧重私域流量变现(比如直播、电商);这里有个假设思考,如果快手私域变现一开始不理想,广告的商业化步伐是不是要比现在快很多?

第二种:中加载效率*高用户时长

代表产品就是B站。B站因为中长视频较高的内容颗粒度,使得广告加载效率变低,不如短视频变现效率高;但因为B站有超高的用户时长与优秀的社区文化氛围,使得B站建立了多元化的变现业务组合,包括了游戏,电商,广告,增值服务等。

第三种:低加载效率*高用户时长

代表产品是微信、爱奇艺。

微信是因为强私域社交属性,使得广告加载效率变低,朋友圈广告的投放非常克制。爱奇艺是因为长视频内容特性,使得广告加载效率变低。

两者的共同特征是,都有广告之外的其他强力变现业务,比如微信广告之外的游戏业务、爱奇艺广告之外的订阅会员业务。

通过以上视角,还可以形成加载效率与用户时长的其他组合,进而去分析其他产品的变现模式,就不展开了。

04 总结

总结来说,时间的商业价值正是来自劳动力与注意力的双重资源变现,劳动效率与加载效率分别成为了商品与(展示)广告在时长之外的价值度量关键因素;而从多元化业务变现的角度,广告价值起到了锚点作用,也是关键的变现调节剂。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老哥网赚本文地址:https://www.0418qm.com/post/7726.html发布于 7个月前 ( 05-09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老哥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