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县及各个乡镇名字的由来

来源:网络日期:2019-12-07 20:47 浏览: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新民镇有个村子,四面环山,层峦迭嶂。这个村叫排山楼。人们以为可能是群山象楼吧。但是,彰武县大冷蒙古族乡也有个村子叫盘山楼,和新民镇的排山楼音同字不同,这里却是一马平川,稻田平展展,水库波平如镜。

其实,“排山楼”和“盘山楼”都是蒙古话“排楚鲁”的音译,是石碑的意思。原来这两个村子都是由于从前有石碑而得名。新民镇的石碑是元代道教的石碑,大冷蒙古族乡的石碑据说是明末清初纪念一位战死在此地的一位将军。

前两年,我的一个堂弟在翻地时挖出了此石碑的底座,可惜的是至今未能找到碑身。地区为契丹贵族统治的腹地,辽代统治者将大批汉人、渤海人迁入此地,作为奴隶和战俘一起分给契丹贵族,并赐予领地,建立了众多头下军州,从而形成了懿州(在阜蒙县塔营子乡)、成州(在阜蒙县红帽子乡)、欢州(在阜蒙县大巴镇)、顺州(在阜蒙县大巴镇)、徽州(在阜蒙县旧庙镇)、闾州(在阜蒙县十家子镇)、壕州(在彰武县四堡子乡)、渭州(在彰武县四堡子乡)、遂州(在彰武县四合城乡)等地名。

后由于战乱频繁,朝代变迁,这些城堡多毁于战火。懿州在金、元,乃至明初,仍为行政官署驻地和军事重镇,地名沿用时间久远。1392年(明洪武二十四年),在懿州置广宁后屯卫。1410年(永乐八年),广宁后屯卫迁至义州(今锦州市义县)。1442年(正统七年),明王朝为防御蒙古兀良哈、鞑靼和海西女真、建州女真的侵袭,在辽西修筑一道边墙,今阜新地区被隔于边墙之外,成为蒙古兀良哈部游牧的地区,废为荒漠之地,旧地名也基本消失。

明未清初,蒙古蒙古贞部落随土默特部落东迁至朝阳、阜新一带,蒙古贞部落定居今阜蒙县。

科尔沁部落南延到今彰武县境。他们与原游牧于此的兀良哈部落既斗争,又融合。1637年(清崇德二年),在今阜蒙县境建土默特左翼旗。1645年(顺治二年)在今彰武县境置皇家牧场,即养息牧牧场。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清廷将养息牧牧场改设彰武县。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在土默特左旗置阜新县,旗县并存。阜新人口骤增,村落增多,新地名陆续大批产生。日伪时期设立阜新市时,曾经命名一些带有殖民地色彩的地名,如“协和区”、“亲仁街”等,日本投降后就改了。

阜新地区地名特点,有蒙古语地名和汉语地名,还有极少数满语地名,汉语地名多于蒙古语地名,蒙古语地名早于汉语地名。命名特征是:以自然地理实体命名的,如海州(蒙古语“山坡”)、哈尔套(哈日套勒,蒙古语“黑山头”)、大冷(蒙古语“土岗子”)、哈达户稍(蒙古语“山嘴子”);以动植物命名的,如野马套海(蒙古语“桑树湾子”)、苇子沟、章古台(蒙古语“有菱角的地方”)、杨柽木河(柳河,杨柽木,即红柳);以寺庙命名的,如浩浸苏木(意译为“旧庙”);以人物官职命名的,如扎兰营子(扎兰住的地方。扎兰,也叫扎兰章京、参领,清代蒙古地区旗以下管理苏木的官员,一般四至六个苏木设一扎兰);以古迹命名的,如塔营子;以姓氏加窝堡、营子、屯等命名的,如冯家窝堡、郭家屯等;以手工业或商业等行业命名的,如碱锅、于家粉坊、中窑(原有砖窑)、邱家店等;以首先定居户数命名的,如两家子、六家子等;以吉祥词命名的,如平安地、太平庄等。

新中国建立后,由于人口增加和新村落的增多,又形成大批派生地名,即原地名加上方位词予以区分,如东太平沟、西太平沟等;还出现了一些以新名词命名的地名,如胜利、满堂红等。

0

相关内容推荐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